设置

关灯

Chapter2这个客人好像以前见过。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chef邬,你找我?”甜品师助理在邬亦汶的办公室门口探头进来。

    “对,一会儿有人送给后天party准备的巧克力来。你现在去把你那边的大理石台面清出来,然后帮我准备融化巧克力的所有工具。”

    助理点点头离开了,邬亦汶看了一眼表,起身走出办公室。

    和餐厅里相熟的客人打招呼,送了几桌甜品和香槟以后,他走出店门,坐在院子里。眼色不凡的小服务生去吧台给他拿了一杯冰镇的薄荷柠檬水。大家都知道他不会在上班期间喝酒,有时候关店的凌晨才会小酌一杯。

    一辆白色的越野车顺着门口泊车员的指引缓缓开进来,倒了不下十次终于停稳在最靠近卸货区的停车位上。

    一个女人从车上下来,又慌慌张张地爬回去从副驾驶上捞出了背包和手机,划开手机开始打电话。

    不会吧?邬亦汶皱眉,难道自己等的人是她?

    手机这时候响起来电声,真的是她。

    一个大晚上开着宝马越野车送巧克力的女人?邬亦汶大步向她走去。

    “您好。”他抬手招呼,同时亮出自己的手机,“请问您是来送巧克力的吗?”

    “对,我是32度巧克力那个淘宝店的店主,您是买家是吗?”她按掉手机抬头,一张脸被院子里的灯光照亮。

    这脸,他见过,是在哪儿呢?作为一个近年来声名鹊起的米其林叁星餐厅主理人,邬亦汶有着对客人的脸过目不忘的本领,他可以确定这位女店主的脸他见过。

    他一边寒暄一边飞速地在记忆库里搜索着,是最近……还是什么时候?

    应该不是最近,她和自己记忆中的脸有不一样的地方,好像是发型,还有妆容。

    对了!应该是两年前,彼时这位女士的脸上妆容精致,一头蓬松的卷发披肩,穿着精致的连衣裙,似乎没有现在这么瘦,而如今一张没有上妆的素脸看上去反而年轻了几分。

    依稀记得那是frabois刚开业一年,一举摘星成功后爆红京城,一座难求,定位需求排到了两个月以后,有人大手笔包场开生日party,就是这位女士的先生。

    照理说……这样的人家应该不可能做这种小本生意吧?就算老公愿意出资开店让老婆玩票,也不会让店主本人来送货,简直不可思议。

    他瞟了一眼陶思清抓着手机的左手,无名指光秃秃的,再看她几乎没有打理的一头直发在夜风中飞舞,肩上的小包还是两叁年前的lv限量款。

    哦,豪门恩怨啊!他心下了然,叹了口气。

    还记得两年前他们夫妻看起来也挺恩爱的,还有个粉妆玉琢又乖巧害羞的儿子,没想到。

    心下突然对陶思清有了一丝同情,原来这么漂亮温柔的女人也会失婚啊。

    他招来助理将货从陶思清车上卸下来,又抱歉地对对方说:“不好意思,因为这个牌子我之前没有用过,所以我想先试下品质,耽误您一会儿可以吗?”

    他这什么意思?大晚上让我搬了那么多货过来,现在还要当场验货?万一他不要怎么办?陶思清瞪大了眼睛。

    饶是对自家巧克力品质极有自信的她也有些惴惴,刚才借着路灯她看清了,对方可是中国最年轻的米其林叁星厨师邬亦汶啊!米其林叁星厨师的要求一定很高,万一他觉得自己的巧克力不够好可怎么办?

    看她一脸为难的样子,邬亦汶又退了一步说道:“如果巧克力我觉得不可,我还是会付我用掉的那一包的钱的。”

    “我这虽然不是市场上主流的那些牌子,但我家的巧克力是比利时最着名的巧克力品牌pierrearli牌子的上游供货商,品质绝对不用担心,只会比国内市场所有的巧克力原料要好。”她没什么底气地对着邬亦汶为巧克力品质背书。

    对方点点头:“你跟我来。”

    他领着陶思清走进后厨,甜品助理已经准备好大理石台和隔水加热巧克力的工具。

    他戴上橡胶手套,剪开一包巧克力豆倒进碗里,大盆里放好了温水,他把食品温度计的探针插进去。

    巧克力初融温度大约是45度左右,超过此温度会破坏结构,以至于破坏后续的质感和风味。

    陶思清捏着手指紧张地看着他的动作。

    搅拌,融化,将巧克力溶液倾倒在大理石台面上,用刮板不断推开聚拢降低温度。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帅气异常。

    巧克力调温(teperg)的温度是32度左右,当他在大理石台上将巧克力将至32度就可以开始后续的操作。32度,是可可脂奇妙的融点,这也是为什么巧克力会在你口中融化、芳香四溢的原因。

    这也是陶思清淘宝店名的来历。

    巧克力的品质可以说令人惊叹的好,凝固时间、顺滑度都在他预期之上,邬亦汶用手轻捏一颗放进嘴里。没有任何人为后期添加的成分,质朴浓醇的可可味让他非常满意。

    陶思清打量着甜品间的陈设,通体洁白的房间里放着两个巨大的风炉、超漂亮的复古款kitchenaid打面机和搅拌机,不远处的果汁吧台上一水的vitaix商用搅拌机,米其林叁星餐厅的后厨就是不一样啊。这打扫起来得多费劲啊!

    透过冷柜的玻璃门可以看到分得整整齐齐的派和漂亮的慕斯杯。按照现在的季节,那派上的水果大概是草莓。

    陶思清咽了一口口水。

    “你收拾一下这边,闭店后把没卖完的甜点扔掉。”邬亦汶脱下手套吩咐了一下助理走到陶思清面前,“你的巧克力品质我很满意,我马上就给你确认收货。另外我想问你,如果你一直有这种稳定品质的巧克力原料,可不可以做我店里的长期供货商。”

    陶思清眼睛一亮,忙不迭的点头:“没问题没问题,这个货源是我在欧洲的时候开发出来的,物流入关的所有环节都没问题,只要你稳定订货,我肯定有稳定供应的。”

    她到底会不会做生意啊?这么上赶着,要是遇上个心狠的给她狠狠压价她怎么办?邬亦汶在心中摇头。

    “那今天先这样,我后天有个很大的party要准备,下周我会联系您谈一下供货的事情,先加个微信吧?还没问你怎么称呼?”

    “我姓陶,陶渊明的陶,陶思清。”

    “我叫邬亦汶,我是frabois的主厨。”

    “我知道的,frabois和您本人都很有名。”她点点头笑了,在厨房明亮的光线下让邬亦汶瞬间失神。

    不知怎么的就掏出了登陆私人微信的手机,加了陶思清并备注:“陶思清32度巧克力”。

    陶思清从后厨出来,上车,邬亦汶送到院子里,鬼使神差地嘱咐着:“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陶思清点点头开车走了。

    半路收到支付宝的推送,对方已经确认收货了。

    哇,这周终于开张了这么一大笔!她美滋滋地想着,看了一眼表,哎呀,出来快两小时了,赶紧回家,儿童房监视器还在邻居家,别耽误了人家休息。

    接近午夜的京城开车真快啊,她在夜风中摇下车窗,让风轻吻自己的长发。

    路上趁着红灯给邻居发了信息,对方把监视器放在自家院子门口,让陶思清停好车出来拿回家。

    到家先看儿子,睡得安安稳稳,毯子已经踢到床下。她给他重新盖上,然后亲了亲儿子的脸。

    好软好嫩好香,她心里满满的,步履轻盈地回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