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10喜当爹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邬亦汶最近很忙,自从陶思清确定签约以后,他就一直忙于新店的筹备。

    新店店址选在使馆区附近,五星级酒店和高级餐馆鳞次栉比,离他家也不远。新店的设计、装修、员工招募和厨师遴选他都要操心,frabois的夏季菜单也即将面世,除了忙新店就在不断试新菜,邀约食评人品评,简直一个人劈成数份还不够用。

    有一天半夜,他终于忙完所有的事情离店,开着车打算回家,正巧经过陶思清住的小区,夜深人静的路灯下,一个女人背着一个孩子正在路边按手机。

    这个女人!

    他把车停下,摇下车窗:“大半夜的,怎么了?”

    她被他吓了一跳,定睛一看:“chef怎么是你?”

    “我刚打烊下班。你怎么在这?你儿子病了?”

    “嗯,半夜突然烧到快40度,退烧药吃下去3小时就烧回来了,带他去急诊。”大概是因为急,她的头发都贴在额头上,显得有点狼狈。

    “怎么不开车?”

    “我不敢让他自己坐在后座上……”她垂下眼角,扭身看了看背后的孩子,“小沐,小沐你答应一下妈妈。”

    孩子有气无力地含混着答应了一声,趴在她背上没有动。

    那边邬亦汶已经下车,从陶思清背上接过孩子抱着,命令道:“快上车,我送你们去。”

    “我刚也叫了车了……”她指指手机。

    “把车取消。”他等她在后座落座,把小沐放在她怀里,那孩子大概是因为难受,哼哼了一下,陶思清赶紧抱紧了他。

    “去哪个医院?”他坐上车回头问。

    她说了将台路一家医院的地址,他一路飞驰着送到了医院。

    时间已是凌晨,通常在前半夜还灯火通明的急诊室也暗了灯,只有一名接待和一个护士在值班。

    护士引导他们到了观察室,给孩子量了体温395,立刻扒光了衣服只剩了一条内裤,问了吃了什么药,算了时间,给他又吃了一剂退烧药。邬亦汶在一边闻着,果然和上次陶思清给他喝的那玩意一个味道,树莓味的。

    护士拿来冰袋又打了一盆温水,拿了两块无纺布毛巾来让陶思清帮孩子擦身物理降温,然后去催值班大夫下来。

    邬亦汶犹豫了一下,也走过去拧了块毛巾,学着陶思清的样子给小沐轻轻地擦拭。

    陶思清一边擦,一边轻声细语地对着儿子说话:“小沐乖,妈妈给你擦擦就不热了,不难受了。”

    在她轻柔的动作下,脸烧的通红的孩子看起来也没那么难受了,没有再哼哼,而是安静地躺在那里,时不时睁开眼睛瞄一眼护士特意打开的电视。

    医生很快来了,给小沐检查了眼耳口鼻,听了嗓子,又问了病史,初步判断是病毒感染,但还要验血确定一下。这时候退烧药的作用开始起效,小沐体温降到了38度,医生点点头,出门叫护士,同时写病历。

    陶思清在检查床边握着小沐的手,门口的接待员走进来说请家长去核实一下账单信息。邬亦汶站起来说:“我去吧!”被陶思清按住:“他有保险的,我去就好了。”停了一下她又说:“今天,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

    “没关系,我平时也都是这个点才回家。”

    陶思清走了,观察室里只剩下了小沐和邬亦汶大眼瞪小眼。邬亦汶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就开口问:“你是叫小沐吗?”

    男孩点了点头。

    “那你的大名叫什么?”

    男孩低下了头没说话。

    邬亦汶觉得时间怎么这么难熬,陶思清去的时间也太久了吧?这时门响了,护士推着采血的小车进来,柔声问小沐:“小朋友感觉怎么样呀?一会儿阿姨要给小朋友用小针轻轻扎一下,就像小虫子咬一下那样轻,医生叔叔要看看你为什么会生病。”

    她又扭头对邬亦汶说:“爸爸你帮着控制一下小朋友,我采血的时候他可能会挣扎,您就从后面抱着他,抓住他的胳膊就好。”

    爸爸?

    抱着?!

    邬亦汶睁大眼睛看着坐在床上的男孩,又看看护士。

    男孩也看着他,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震惊。

    终究他们谁也没有出口纠正这误会,邬亦汶笨手笨脚地将小沐抱在怀里,握住他的胳膊。男孩也没有挣扎,只在针扎进去的一瞬间肌肉紧绷,眼角迅速聚集了一泡眼泪,但也没有掉下来。

    “小朋友你真棒!”护士给他用创口贴贴住创口,又在胸前贴了一个奖励小贴纸,推车出去了。

    又过了一阵陶思清才回来:“对不起对不起,小沐,妈妈去太久了。你已经抽过血了?”

    孩子点点头,指着自己胸口的小贴纸让陶思清看。

    “哇!护士阿姨奖励你的吗?”她故作夸张地惊喜恰到好处的让小沐微笑起来。

    陶思清转头向邬亦汶道谢:“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我……”

    “这有什么好谢的,举手之劳。如果一定要比,那我觉得上次你帮我的忙更大。”他说,“而且小沐很乖,我除了开车送了一下你们,也没帮什么忙。”

    这时医生进来,拿了验血结果,确实是病毒感染。医生没有开药,只是嘱咐陶思清如果吃对乙酰氨基酚退烧效果不够好,可以加上布洛芬,两种药每24小时不能吃超过四次。

    “如果叁天之后还烧,那再过来。”医生和护士把他们送出门,叮嘱道。

    走出急诊天色已泛白,陶思清抱着睡着的小沐,脚步有些艰难。

    “我来吧!”邬亦汶从她肩上接过小沐抱在怀里,示意她上车。

    一路无话,陶思清和小沐头抵着头靠在后座上,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一片阴影。

    把他们送回家,帮陶思清把小沐抱进房间安置在床上,陶思清送他出门,再次道谢。

    “小沐很少生病,所以这次突然发烧我才会紧张。”她咬了一下嘴唇,“以后上班了我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她以为自己会因为女员工的这类家务事而不快吗?他是这种不近人情的人吗!

    他摇摇头:“我请你的时候就知道你的家庭情况,这类事件我有预料的,你不用太担心。”

    看着他沐浴着晨曦的身影大步穿过院子,走到路边停着的车上开车走了,陶思清站在门口呆呆的看了一会儿,也转身回到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