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22泰哥很有信心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饭毕泰哥准备给大家开短会,留敏儿和征征在厨房收拾碗筷。敏儿是个活泼性格,征征虽然腼腆,但也聊得起来,两个年轻人在厨房有说有笑,摄影师和编导边拍边乐开了花。这些小素材就算以后不能用,剪点儿未播花絮也能点击破亿啊有没有!

    五个人坐定开会,泰哥拿出节目组给的目标任务,大概有几个大型活动,再加上日常营业额的任务砸下来,颇有点当年在公司接到甲方要求的感觉。

    时光荏苒,陶思清一瞬间有点恍惚,六七年前的事情而已,自己怎么有点记不清了。家庭主妇的日子一度消磨了她身上的对事业的激情和斗志,让她对除了带孩子做家务以外所有的事情都失去了耐性。而如今,她真的能做好吗?她有点不确定。

    “目前我的初步设想是,汶桑和桃子主要把控后厨,今天最好咱们就能定下菜单,他们只给了1天准备期,之后是3天的试营业,然后就正式开张。咱们餐馆和这边的大部分餐馆一样,做周日,周一休息。征征和敏儿你们俩英语都不错,所以招待和点餐的任务就交给你们,我呢,我英语只能说一般,所以我就厚脸皮一下,掌握财政大权和机动,另外后厨和前台有任何需要人手的,我都可以立即补上。还有他们给了一套ipad点餐系统,已经调试好了,敏儿你们今天下午抓紧时间学习一下。至于植入的任务,有些是直接在酒水饮料单里体现,有些需要我们的大厨想办法用到料理里面。嗯,今天我没给大家压太多任务,晚上咱们还是早点休息,毕竟还有时差的问题。”

    泰哥毕竟手握多个公司,在经营上颇有心得,安排人手很有条理,很快就帮大家把所有流程过完,连邬亦汶都觉得他安排的颇为合理。

    最后泰哥说:“毕竟咱们现在是在异国他行,也可以说一言一行都代表了中国人,更要谨言慎行。大家也要和睦相处,互相之间能帮的就帮一把,自己在工作上有什么困难,不要自己扛自己忍着,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我不希望到时候给他们抓到什么小矛盾小摩擦小误会剪出来放到网上让网友吵架。”

    这几句话说的颇重,但以他的身份,却也无可反驳。

    大概是怕自己说重了话,他又往回找了两句:“比如我吧,我早年拍戏伤了腰,所以你要让我干重活,搬整箱饮料什么的,我可能第二天就起不来床了。如果我给大家安排了什么你们身体条件不能胜任的活,你们可一定别忍着。”

    邬亦汶看了一眼陶思清,她认真的听着,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他当然不能替她开口,算了,如果有什么事,他帮她挡着就好。

    会开得简短,会毕大家坐车去饭店。这里曾经是一个意大利餐馆,除了普通西式餐馆的后厨装备,餐厅里还有一个巨大的明火pizza烤炉。

    “想好用烤炉做什么了吗?”陶思清站在烤炉前愣神,突然听到身边的邬亦汶转身问她。

    “还没想好……”她说,“我从来没用过这种烤炉……”

    “想想明炉烤鸭!”他说,“用这个大烤炉试试看你的招牌松木烤鸡吗?可能要稍微改造一下烤炉,我找节目组提一下要求。”

    陶思清咬着下唇点点头,心情被那句“你的招牌松木烤鸡”激荡了一下,所以,chefwu也是认可我做的烤鸡的吗?!这真的可以成为我的招牌?

    邬亦汶并没有察觉陶思清心中的震动,继续往下说:“只是不知道这里能不能寻找到松枝来熏制,原先的料理方式也要改。在备料的时候肯定要省略去骨的程序,不然就我们俩工作量太大了。这种小餐馆,菜单上不需要有太多的选择,既然还身背宣传国菜的任务,整个菜单就不能太过西式。要用中式料理的手法制作本地食材。之前咱们讨论过的白酒烹海虹可以算一个,主食可以配米饭或者意面。aurse的选择不要超过五种。餐前面包我打算直接用成品,你不用再做了,不然每天光是伺候面团就要消耗大量时间。佐餐小食上我有些想法,一会儿和你说。我记得你那天晚上对餐后甜点有些想法,酒渍葡萄干geto配vachote和jasebnange的点子都非常好,做法简单而且都能直接用赞助商的产品。”

    他在滔滔不绝的输出自己的想法,而陶思清一边听一遍拼命记录的同时觉得自己对后厨毫无头绪的紧张感逐渐消失,有一种立即有了主心骨的感觉。

    而那边厢泰哥也在提出自己的想法。第一,他不想整个团队太累,五个人可以买菜迎客点餐出菜上菜收款记账,但不能把餐厅的卫生也全部揽下。他要求节目组提供人手支援,包括每日打烊后的卫生清扫和餐具清理消毒。第二,他理解节目组为了收视,会剪辑出一些有戏剧冲突的画面吸引眼球,但他拒绝恶意的炒作话题,尤其是不要利用征征粉丝人多,粉丝年龄层又低这个特点进行负面炒作。

    “你们不知道他,一个男孩子,年纪又那么小,却活的像个小老头似的,做什么事情都生怕影响到其他人。他都被逼成这样了,在人前甚至不敢流露出一点点年轻人的率性,我希望你们节目组能和我的想法一致,保护他一点。现在在异国他乡,看着他的人少一些,让他自由点,过得随意快活一点好不好?还有,不要炒作cp,我能理解cp是最容易带热度的话题,但节目里只有我们叁个是艺人,我就不提了,敏儿和征征,炒cp对他们毫无益处,至于两位大厨,人家都是素人,就更不适合拉出来当靶子。”

    导演点头连连称是,而泰哥却并不给面子:“我只希望节目播出的时候你还能记得一点点我的话。我太了解真人秀了,明明很正常的对话,被一剪辑就成了争锋相对,其实大家和和气气的相处这一个月,多几个朋友不是更好吗?但大家都太浮躁了,只想看撕逼,崩溃,人设崩塌,这样才有流量。反正我这岁数这些年风浪也见过一些,我是不怕的。”

    不知道是不是泰哥的地位所迫,节目组当晚就请当地顾问寻找到了两位专门负责清洁的当地大妈,会说法语和英语,也完全不认识叁位中国明星。负责每天午餐时段和晚餐时段餐具清洁和饭店打烊后的所有清洁工作。

    泰哥很高兴:“大家是来工作的,但不是来卖命的,该做的事情我们做好就好了。大家该吃吃,该喝喝,该锻炼该运动的就去运动。不要有太大压力。营业额我们当然也要追求,但是不用太放在心上。明天是唯一的一天准备时间,要尽早把菜谱定下来,这样晚上农场就可以过来送菜,后天开始的试营业才能运转起来。”

    泰哥转向邬亦汶和陶思清:“两位大厨,明天我们美食团开始就靠你们了!”

    邬亦汶点点头,没说什么表决心的话,但莫名让人觉得他成竹在胸。

    回到民宿已经很晚,吃完节目组提供的简单工作晚餐,敏儿开始打哈欠。泰哥让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又定了第二天一早集合的时间,又问大家早上有没有打算出门运动的,要和节目组打招呼,他们可能要跟拍。

    敏儿摇摇头说自己带了瑜伽垫,在室内运动就好。

    邬亦汶说自己每天都有跑步的习惯,早上会去城外河堤上跑步。陶思清也带了运动的装备,因为之前受伤后一直在规律复健,出国前又特意复诊拍片确定了骨折伤恢复情况良好,才下定决心在出国期间要把规律运动捡起来。他们俩外加征征都表示要早起跑步,毕竟这几天因为时差大家都醒得挺早。

    “ok,那我去他们说。至于我嘛,我决定歇着,等着吃早饭。”泰哥笑了,是他最经典的笑容,在很多广告大片,电影海报上都出现过,。陶思清看了一眼,觉得自己脸都要红了,虽然有一点老派,但不得不说泰哥真的很帅啊。

    邬亦汶站在陶思清对面,捕捉到她脸微红低下头的瞬间,突然之间心情不太愉悦。

    我就是严肃和凶,对着帅哥就脸红?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