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95我是一个没有边界感的人吗?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邬亦汶当然不会错过这久违的热情,他伸手捧住陶思清的脸,把这蜻蜓点水般的吻狠狠地加深。这半个月因为陶思清忙于工作而被冷落的心像沸腾的开水般冒着泡泡。

    大约两人真是太久没见,这一吻起来一发不可收拾,陶思清觉得双唇都被吮得发麻,呼吸快烧起来了,脸也烫得吓人,胸口起起伏伏,心脏怦怦跳得飞快。她靠在他怀里,凝眸看着对面的男人。

    他真是个好看的人啊!她想,两人那么近的距离,近到视觉都会发生畸变的时候,也还是很好看。他剑眉星目,轮廓分明,鼻子和嘴唇更是她喜欢的样子。可他的好看,似乎所有周围的人都视而不见,大概是因为他的严格,他的“凶”,将他温柔的一面完全掩藏。

    多么温柔啊,他像一只刺猬,只对她露出柔软的肚皮。

    他的大拇指轻轻地抚摸着她的下唇,然后翻身下床倒来一杯水,陶思清喝掉半杯,他将剩下半杯一饮而尽。

    “早知道你别订房了,浪费。”陶思清跪坐在床上。

    “那,为了不浪费,邀请你参观一下我的房间?”

    “哎,一会儿我得去吃早饭,今天还排了一天的行程”陶思清捞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却被邬亦汶从床上整个抱起来。

    她小小地尖叫了一声,搂住他的脖子。

    “我昨夜预定了客房早餐,陪我吃?这样订的房就不会浪费,而且我房间刚好也在11层。”

    她点点头,下床穿鞋,然后弯腰在箱子里翻找了一会,把一团东西塞进裤子口袋。

    “是什么?”邬亦汶凑过来看,却被她推开。

    “没什么。”

    她怎么好意思说,因为觉得一会儿要做,会内裤弄湿没得换,得带一条干净的过去。

    他的房间在走廊尽头,俩人安静地穿过长长的走道,邬亦汶从出门就一直牢牢牵住陶思清的手,而她也没有任何挣扎或是迟疑。

    客房服务的敲门声在两人刚进房没多久响起。

    “先吃饭吧!”邬亦汶拉着陶思清在餐桌前坐定,看着服务员将一道道餐食摆放好,然后离开。

    “是不是又dejavu了?”他笑着抖开餐巾,“上次一起在酒店吃饭,我还想,这么平凡的东西你怎么也能吃的这么津津有味?”

    “我是因为饿。”陶思清掰开一个牛角面包小口吃着,突然被他伸手将嘴角的面包渣摘掉。

    “你说,我是不是一个没有边界感的人?”

    “怎么这么问?”

    “就是,我做的事情会让别人觉得我有企图的吗?就是,会让别人误会我想要进一步发展吗?”

    “怎么这么问?因为昨天的事吗?”他停下手里的餐具,侧脸看她,“明明是你在受到伤害,为什么还要反思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不是,我只是想也许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才会总是遇到这样的事。其实,虽然一起出差,但我连他的名字都没记住,除了每天工作餐以外,就是有一天在工厂他手不小心划破了,我给了他一张创可贴。”陶思清咬住下唇,想起自己曾经因为在一次宴会中帮一位不太熟的男士拿了一杯水,事后被崔屹狠狠批了一顿说没有边界感,此后她行为处事就愈发小心翼翼——直到她恢复单身后,才有了第二次“没有边界感”的处事——那一次她将发着高烧的邬亦汶带回家。

    “你没有任何做得不好的地方,你的细心和善良只会让人很轻易地喜欢上你而已。况且什么叫边界感?你又不能控制被你吸引的人做出什么事情,毕竟基数大了什么样的人都有。”他叹了口气,“譬如我,总希望你不要总是小心翼翼的,能生活得肆意一点。”

    陶思清笑着摇头,放下餐巾,年过叁十,上有老下有小,还怎么能活得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