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深夜的火焰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言情中文网 17,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出租屋院内。

    杨鹏听见杨东的质问,抓过水龙头旁边脏兮兮的毛巾,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你别问了。”

    “什么叫我别问了?!”听见杨鹏的回答,一股怒火顿时从杨东心底升腾而起:“你不是跟我保证过,你再也不会赌了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能处理。”杨鹏言语冰冷的留下一句话,转身打算回房间。

    “你自己的事?你扪心自问,这两年来,为了躲你的赌债,咱们搬了多少次家?睡了多少次桥洞子?你自己处理?!你如果真的能处理,咱们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吗?”杨东嘶吼间,眼眶微微发红:“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干了两年,好不容易还清了你的赌债,现在你又去赌,你非要逼死我才甘心,是吗?!”

    “你他妈放屁!如果没有老子把你带大,你早就饿死在大街上了!哪他妈还有今天的力气跟我吵!我养你这么大,是让你指着鼻子数落我的吗?”杨鹏红着脸嘶吼了一句之后,看见杨东噙着泪水的眼睛,嘴角抽动了一下,说话的音量降了下来一点:“我说了,这是我的事,你别掺和了,我自己能解决。”

    话音落,杨鹏转身,迈步走进了阴暗的出租房内。

    杨鹏离开后,罗汉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杨东:“鹏哥又赌了?”

    “我不清楚细节,回家就看见他们在打架!”杨东烦躁的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赌瘾。”

    “行了,别生气了。”罗汉坐在杨东身边,掏出烟递过去了一支。

    “……”

    杨东在门口跟罗汉聊了一会,努力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起身,走进了出租房内,杨家哥俩租住的环境十分简单,是个十来平米的筒子房,房间内除了几张房东不要的破旧桌椅,只剩一张二手市场淘来的上下铺。

    看见坐在床头,自顾处理伤口的杨鹏,杨东叹了口气,拿过了杨鹏手里的碘伏,杨鹏看见杨东的动作,瞥了下嘴,闷着声转过了身。

    “这次,又欠了多少钱啊?”杨东帮杨鹏背部的伤口上涂抹着药水,声音低沉的问了一句。

    “这次我赢了,但是他们不让我把钱带走,最后找了个老千跟我玩,我当时输昏了头,以为自己能翻本,就抬了断头贷。”杨鹏沉默半晌,轻声回应了一句。

    “欠条写了多少啊?”

    “一万五。”

    听见杨鹏说出这个数字,杨东使劲眨了一下眼睛:“哥。”

    “嗯。”

    “这钱明天我去还,但是以后千万别赌了,行吗?”杨东看着哥哥伤疤交错的后背,不知第多少次重复了这句话。

    “……”杨鹏闻言,再次陷入沉默。

    “一会我找个招待所,给你开个房间,这笔债还完之前,你先在外面躲几天吧。”

    “……”

    ……

    几分钟后,杨东用冷水洗了把脸,迈步走出了房间。

    “怎么样,问清楚了吗?”罗汉看见杨东出门,迎了上来:“又欠多少啊?”

    “一万五。”杨东伸手搓了搓脸:“汉子,你手里有钱吗,先借我点。”

    罗汉有些无奈:“这钱,你又打算还啊?”

    “不还咋整,我就一个小老百姓,成天跟那些盲流子较劲,就算我能折腾的起,我哥也折腾不起啊。”

    罗汉看见杨东烦躁的模样,也没再废话,而是直言问道:“你现在还缺多少?”

    “我手里有八千,还差七千。”杨东顿了一下:“这个月底,市场会把租房子的保证金退给我,等这钱一到,我就还你。”

    “净说没用的,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你啥时候还都行。”罗汉笑了笑:“不过七千我肯定没有,昨天我刚给车做完保养,又换了四只新轮胎,手里就剩下两千多点。”

    “两千也行。”杨东点点头:“我再去天驰那凑点。”

    “对,我跟你一起去,这孙子最近没少挣钱。”罗汉咧嘴一笑,揽着杨东的肩膀出门。

    ……

    s河口区,某建筑工地旁的二类街道。

    “吱嘎!”

    出租车缓缓停滞以后,罗汉推开车门,用下巴点了一下前面的小院子:“到了,走吧!”

    杨东顺着罗汉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临街的小院落,此时院子的黑色铁门敞开着,里面不时就有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出入。

    “天驰搬家了?”看见这一幕,杨东微微皱眉,心想着如果林天驰已经落魄到了这种地步,自己还真不好意思跟他张嘴。

    “没有,他在这做生意呢。”罗汉伸手一指:“这是他开的新店。”

    “新店?”杨东再次一愣:“我上个礼拜看见他,他不是还蹬着三轮车卖水果呢吗?”

    “啊,对,他这不是最近卖水果赚钱了吗,就转行开了这个店。”

    “真能折腾。”杨东无语。

    “天驰说了,他本身就穷,所以不怕折腾,折腾对了就成了富人,折腾不对,大不了还是穷人,但如果不折腾,那他一辈子都是穷人。”罗汉呲牙一笑,揽着杨东的肩膀向院子里面走了进去。

    林天驰租的这个院子,明显比杨东住的地方大了一些,杨东刚进门,一个小青年顿时从门口的厢房钻出来,拦住了他:“哎,买票了么,你就往里钻。”

    “买票?”杨东有点懵逼的看着青年:“你这也不是电影院,我进门还得买票啊?”

    还不等青年张嘴,后面的罗汉就伸手在青年头上呼啦了一把:“你这个倒霉孩子,怎么谁都敢拦呢!”

    “呀,汉哥来了……嘿嘿,我不知道你们认识。”青年看见罗汉,顿时呲牙一笑,掏出烟递给了罗汉和杨东:“哥,抽烟!”

    “东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天驰的员工,张傲。”罗汉伸手指着青年,继续道:“张傲,这是杨东,天驰我们三个是磕头兄弟。”

    “啊,东哥,久仰了!”张傲听完罗汉的介绍,咧嘴一笑:“平时没少听我老大提起你!”

    “你老大?”杨东闻言不禁莞尔:“怎么还整出来这么个称呼呢!”

    “嘿嘿,天驰哥说了,做我们这种生意,必须得这么称呼,才能镇得住场子。”张傲说话间,掏出了手机:“天驰哥出去买避y套了,你们先坐,我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你们来了!”

    “避y套?”杨东闻言,皱眉看着罗汉:“天驰到底做什么生意呢?”

    “他都买避y套了,我跟你说他开的是咖啡屋,你能信啊!”罗汉无语的白了杨东一眼:“还能是什么生意,就裤裆里的那点事呗!”

    “捞偏门啊?”杨东直言问道。

    “你要这么说,我也不跟你犟。”罗汉咧嘴一笑:“天驰说了,这属于无本生意,来钱特别快!”

    “扯淡!”

    杨东冷着脸扔下两个字,不再搭理罗汉,快步向院子内的房间走了进去。

    张傲看见杨东阴沉着脸的样子,顿时愕然:“汉哥,东哥的脾气一直这么不好吗?”

    “分人,分事,天驰从小就喜欢琢磨这些歪门邪道,而且谁的话都不听,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只有东子能压住他。”罗汉顿了一下:“我们俩都服他!”

    “我懂,就是人格魅力呗。”张傲机智的抢答道。

    ……

    杨东走到那个房间门口,一伸手,直接推开了房门,随即迈步走进了房间内,林天驰租住的这个大房间,已经被他用胶合板隔成了一个一个的小单间,进门的位置,只留下了一条供人进出的小走廊,显得很是拥挤。

    “吱嘎!吱嘎!”

    杨东在走廊中间站了一会,忽然感到有些疑惑,因为他身边这些房间里,虽然人员爆满,但是除了木板床摇晃的声音,则安静的有些出奇,完全听不到别的声音。

    “咣当!”

    正当杨东疑惑不解的时候,旁边的一个房间门被推开,随后一个红光满面的中年男人出门,提着裤子向外走去,杨东顺着未关闭的房门,正巧看见了房间里面的情景,蓦地一怔。

    旁边那个不足四平米的房间内,只有一张孤零零的单人床,而那个单人床上摆放着的,赫然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充气娃娃。

    “……!”杨东看着床上的充气娃娃,在原地呆愣了近十秒钟,转身离去。

    杨东出门的一瞬间,正好遇见林天驰也拎着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从外面走进了院子,两人对视不到一秒,林天驰就把手里的袋子一扔,快步走到了杨东面前,眉头紧锁:“你脸是怎么弄的?!”

    “你先别管我的事,我问你,你这里怎么回事?”杨东指着身后的屋子,脸色阴沉的开口。

    “我这怎么了,这不挺好的么。”林天驰瞄了一眼杨东的表情,眼角跳动:“那个啥,干这行之前,我找律师咨询过了,关于充气娃娃这个行业吧,国家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说人与塑料人发生关系是违法的,而且我这提供的服务,也不是用充气娃娃接客,而是出租,房费十块,租娃娃十块,是分开经营的,至于他们租娃娃,是斗地主,还是谈谈心,就与我无关了,呵呵。”

    “你确定这不是违法的吗?”杨东听完林天驰的解释,脸色缓和了不少。

    “放心吧,肯定没事,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撑死了也就是打个擦边球,违法乱纪的事,找不到我。”林天驰话音落,看了看杨东浮肿的脸颊:“鹏哥是不是又去赌了?”

    “嗯。”杨东点了点头:“消停日子过了还不到三个月,追债的就找来了。”

    “鹏大爷这次又欠了多少钱?”林天驰听说杨鹏再次涉赌,有点犯愁的问了一句。

    “一万五!”

    “还差多少啊。”林天驰直接开口,把杨东的话接下,随后笑了笑:“今天上午,我又发了一批带声音的娃娃,手里剩的钱不多,你要是急用,我就去把货退了。”

    “我已经凑上一部分了,还差五千。”杨东和罗汉、林天驰三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也没绕弯子,一语道明来意。

    “行,明天中午之前,我把钱给你凑出来,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晚上留下来,咱们哥几个喝点。”林天驰话音落,不等杨东说话,便扯着嗓子开喊:“罗汉!”

    “怎么了?”罗汉听见林天驰的喊声,从门房里探头问了一句。

    “晚上别走了,留在我这喝点。”

    罗汉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点头:“行,这几天酒驾抓的严,我先把车送到家去,然后回来找你们。”

    ……

    李超下午去追债,被杨东莫名其妙的砸了一板砖之后,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所以离开不到半小时,就再次纠集了十来个人,浩浩荡荡的拎着刀返回了杨东的住处,但是出租房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一把满是锈迹的铁锁。

    “超儿,你说杨鹏这个血彪,是不是要跑?”小波看着挂锁的院门,皱眉问道。

    “妈的,这还用问吗。”李超眼神阴鸷的看了看门上的锁:“刚才我让你打听的那两个人,有信了吗?”

    ……

    四小时后,随着夜幕降临,闷热的高温逐渐散去。

    晚风清爽。

    林天驰的院子里,杨东、罗汉、林天驰、张傲四人围坐在一个烧烤炉子前,鼓捣着自己串好的肉串,空气中香味弥漫。

    “咚!”

    林天驰端着酒杯跟杨东碰了一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鹏哥欠的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啊?”

    “明天中午,等你那五千一到,我就去找那伙放贷的,这种事,早处理早安心。”提起杨鹏欠下的赌债,杨东略显烦躁。

    “我陪你一起去吧,正好明天我也没啥事。”林天驰担心杨东会出意外,插嘴说道。

    “明天再说,先喝酒吧。”

    ……

    与此同时,辛水路农贸市场。

    李超站在一处铁皮棚子前,看着身边的青年:“小波,你确定是这个棚子吗,可别他妈整错了。”

    “放心吧,绝对错不了,我已经打听过了,下午抡板砖那个人叫做杨东,是杨鹏的亲弟弟,这个破快餐店,就是他开的。”

    “行!动手吧。”李超听完小波的话,微微挥手,他身后的三个小青年见状,人手拎着一个塑料桶,消失在了夜幕中。

    一分钟后。

    “轰!”

    随着一股炙人的热浪袭来,杨东开餐馆的铁皮屋,顿时升起了高达数米的火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