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五万赔偿金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言情中文网 17,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出租屋内。

    跟李超一起进门的几个小青年,趁着杨东等人收拾李超的空当,早已经趁乱溜走,血腥味弥漫的房间内,只剩李超和杨东、罗汉、林天驰四人。

    杨东将李超从地上拎起来之后,见他沉默不语,再次冷声发问:“问你话呢,我哥的欠条在哪?”

    “钱不给我,就想要走欠条,你感觉可能吗?”李超听见杨东提起了杨鹏欠条的事,咬着牙回应了一句,看见杨东手里沾血的刀,他是真的有点害怕了。

    可是李超心里即使再哆嗦,他也得忍着,因为他当初放给杨鹏的钱,全是自己垫上的,现在开局的人已经把自己应得的利益拿走了,但李超的钱还在外面压着呢,手里就只剩下了一张欠条,一万五千块钱,并不是个很大的数额,但对于李超这种刚刚步入社会的小混子,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这笔钱,是李超为了巴结刘宝龙,砸了别人一酒瓶子换回来的,同样是他所有的积蓄,所以他很珍惜。

    杨东听完李超的回答,面无表情的继续开口:“昨天晚上,我店里的火,是你放的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李超梗着脖子矢口否认。

    “你把我哥打的欠条给我,你放火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看着李超跳动的眼角,杨东再次开口。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失火的事。”李超继续死扛。

    “噗嗤!”

    话音落,杨东手里的尖刀平举,对着李超的嘴唇上就是一下,李超顿时感觉一种牵动神经的痛感,顺着自己的脖子,一直传到了脑瓜顶,连身体都跟着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我在大学的时候,是学医的,扎你二三十刀,连轻伤都构不上,你信吗?”杨东对着李超嘴唇挑了一刀之后,目光阴森的看着李超:“欠条呢?”

    “咕咚!”

    李超感受着顺下巴流淌的血液,吞咽了一下口水:“我把欠条给你,我放火烧店的事,真能过去吗?”

    “能!”杨东毫不犹豫的点头。

    “欠条在我房间的床垫子下面。”李超看着面前凶神恶煞的三人,沉默数秒钟,选择了妥协,抬起胳膊遥指自己的房间。

    林天驰闻言,直接转身去了里面,翻找了一下之后,迈步出门,将手里按着手印的纸对杨东比划了一下:“他没撒谎。”

    “好。”杨东听完林天驰的回应,松开了抓着李超的手。

    被杨东松开以后,李超心中的压迫感消散不少:“现在欠条给你了,咱们俩两清了。”

    “等等,不急。”杨东微微皱眉:“咱们俩的事完了,但是有件事,还没算呢。”

    “还有什么事?”李超看见杨东的眼神,顿时心中一凛。

    “他的车,也是你砸的吧?”杨东指着罗汉,再次开口问道。

    “……!”李超听完杨东的问题,脸色顿时一变:“你他妈玩我!”

    “噗嗤!”

    没等李超把话说完,杨东手里的刀猛然横扫,对着李超又是一刀。

    “我去你妈的!”李超充满屈辱的准备起身反扑。

    “就你这两下子,跟谁比划呢!”罗汉看见杨东动手了,举起手里的镐把,对着李超又是一下。

    “嘭!”

    李超被罗汉打倒之后,三个人手持刀棍,对着李超身上不分轻重的一阵招呼,数秒后,李超已经没了人形,奄奄一息的趴在了地上。

    杨东看着满身是血的李超,眼中戾气十足:“我们家的事,你折腾我就算了,还折腾我朋友,以前我不惹你们,是因为我还有个家,现在我家都让你们毁了,你说你还算是个什么东西?!”

    “你哥的钱,是真金白银在我手里拿走的,你们家毁不毁,跟我有关系吗?”李超嘴里泛着血沫子,咬牙回应。

    “我说了,你把我哥的欠条还我,你烧我店铺的事,我既往不咎。”杨东接过林天驰手中的纸张,撕碎后,缓缓蹲在了李超身前:“但你砸了我朋友的车,你得赔,他那台车还有半年手续,我算了一下,你拿五万块钱赔偿金出来,有意见吗!”

    “我如果跟你说,我没钱呢?”李超听说杨东开出了五万块钱的赔偿金价格,眼角跳动了一下。

    “天驰,按着他写张欠条。”杨东面色冷淡的站起身:“三天内,把钱送来,不然我还找你。”

    杨东话音落,林天驰拖着李超就向客厅那边走,罗汉也翻找了一下,拿着纸笔拍在了桌子上,对李超扬了扬下巴:“你本身就是放钱儿的,欠条应该怎么写,不用我教你了吧?”

    “我不写!”李超看着桌上的纸笔,眼眶一红,瞬间被泪水充满:“当初杨鹏在我手里借钱,是他自愿的!我也没逼他借我的钱,他在我这把钱借走,我找你们要账,有毛病吗?”

    “要账没错,但你的手段太脏。”杨东虎目圆睁,看着李超:“我哥的事,你怎么折腾我都行,但你砸了我兄弟的车,你得赔。”

    “欠条我已经给你了,你们别折腾我了,行吗?”李超听完杨东的话,顿时服软,五万块钱,对他来说,根本是一个筹不出来的数字。

    “噗嗤!”

    听见李超的话,林天驰抬手,对着李超屁股蛋子上又扎了一刀:“小兔崽子,现在觉得自己冤枉了,当初放火、砸车的时候,你他妈寻思啥了!”

    李超挨了一刀,身子不自觉的一挺,眼看着林天驰还要举刀,只好哆哆嗦嗦的拿起了桌上的笔,在纸上歪歪曲曲的写上了欠条两个字。

    一分钟后,杨东扫了一眼手里的欠条,以及上面李超用血按的一个手印之后,指着地面:“三天后,还在这里,我来拿钱。”

    “……”李超看着杨东手中的欠条,双眼无神,没有任何回应。

    “别想着跑,就算你出了大l,我们也能找到你爸。”林天驰伸手扒拉了一下超的头,笑着开口。

    “刷!”

    李超闻言,猛地抬起头,看向林天驰的眼神里满是仇恨。

    “嘭!”

    罗汉抬腿,一脚将李超踹躺在了地上:“小兔崽子,你还挺不服呗?”

    “咣当!”

    李超倒在地上之后,杨东身后的窗子被一把推开,随后一个人影踩着窗沿,一个箭步窜进了房间内,奔着杨东就扑了上去。

    “咕咚!”

    杨东猝不及防之下,被来人一个飞扑按在了地上,等他倒地之后,那个人伸手,一把抓住杨东手中的欠条,猛然扯到了自己手里,快速撕碎以后,扯着嗓子嘶吼道:“小超!快跑!”

    “小、小波!”李超看见从窗外窜进房间的小波,顿时一愣。

    “操!”林天驰看见杨东被小波扑倒,一刀抡了上去,小波抬手一挡,胳膊顿时被划了一道伤口,杨东一翻身,直接将小波压在身下,对着他脸上连续掏了两拳。

    “超儿!快跑!”小波被杨东按住之后,手脚并用的开始反击,再次扯着嗓子吼道。

    “踏踏!”

    李超反应过来之后,从地上爬起来,撒腿就向门外跑去。

    “嘭!”

    罗汉见状,一个箭步上前,手中的镐把高高举起,一击将李超放倒在了地上。

    “啊!!”被杨东按住的小波看见李超倒下,拼尽全力挣脱了杨东,连滚带爬的跑到罗汉身边,抱住罗汉的小腿张口就咬了上去。

    “妈的!”罗汉感受到小腿传来的剧痛,抬起棍子,对着小波头上愤然挥下,小波被一棍子砸在头上,顿时白眼一翻,向旁边翻了下去,俨然是被砸懵逼了。

    收拾完了小波之后,三人再一抬头,出租房的门敞开着,李超早已趁乱逃离。

    “嘭!”

    发现李超跑了,杨东转身,对着小波的太阳穴就是一脚,刚刚清醒的小波被杨东一脚闷到墙角,身体有些痉挛。

    杨东上前,拎着小波的衣襟:“你跟李超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兄弟。”小波洁白的牙齿上沾满血丝,口齿不清的回应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李、李静波。”

    “多大了?”

    “二十一。”

    “砸车的,有你一个吧?”

    “有。”

    “拿纸笔,欠条换他的名字!”杨东指着李静波,毫不犹豫的开口。

    ……

    十分钟后。

    杨东口袋里装着李静波写下的欠条,带人离开了李超的出租屋,没走几步,就接到了杨鹏的电话,随即按下了接听:“喂,哥?”

    “小东,你在哪呢?”电话另一端,杨鹏坐在港湾广场的长椅上吹着海风,开口问道。

    “啊,我在店里呢,怎么了?”杨东想了想,敷衍的回应道。

    “没什么事,就是告诉你一声,我找到工作了,可能得离开大l。”杨鹏听见杨东说他人在店里,心中有些酸楚。

    “你找到工作了?”杨东眉头一皱:“什么工作啊?”

    “我原来在造船厂上班的时候,手下有个学徒工,叫季宾的,上咱们家去过,你还记得吗?”杨鹏顿了一下:“他这几年在海n搞建筑呢,想让我过去给他帮忙。”

    “海n,远了点吧?”杨东思考了一下:“你还是别去了,留在大l,我能养活你。”

    “操,我才多大岁数啊,就让你养活。”杨鹏闻言一笑,继续道:“季宾那边的活,我已经应下了,他给我定了机票,今天晚上,我俩就一起回海n了。”

    “这么急?”杨东闻言一愣。

    “嗯,那边的工程急着动工,我在这边也没什么事情需要交代,索性就跟他一起走了,早去一天,还能多赚一天的工资,挺好的。”

    “你在哪,我去找你!”

    “行,你过来吧,我在港湾广场。”

    “等我!”

    二人简单交谈几句过后,杨东迈步上了路边的一台黑出租车,直奔z山区赶去。

    ……

    g井子区,万昌夜总会。

    李超从出租屋跑掉之后,连衣服都没换,直接打车赶到了刘宝龙的歌厅,迈步就往大厅里面走去。

    “门口那小子,你给我站住!”李超刚一进门,一个青年看见他满是是血的模样,远远叫住他,溜达着走了过来:“干他妈啥呢,迈步就往里走?”

    “明哥,是我,小超!”李超看见青年之后,忍着伤口的疼痛,开口回应道。

    “李超?呵呵,你咋还造成这个熊样了呢,咋滴,去哪偷东西被抓了?”明哥看见李超的样子,嘴角上扬,幸灾乐祸的调笑了一句。

    “明哥,宝龙哥在吗?我找他有事!”李超说着话,迈步就要上楼。

    “呵呵,真有他妈意思,还你找龙哥有事!你以为龙哥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呢?”明哥话音落,对着李超胸口就是一杵子:“你算干什么吃的,滚!哪凉快哪呆着去!”